無悔的愛
無悔的愛 
女孩找了很多份工,可是沒有一間公司肯聘用她,因為大多數的公司都歧視她,歧視她是一個啞巴。這天,天陰沈沈的,女孩再次鍥而不捨的找工作,但結果還是一樣的,「小姐,你回家等消息吧!」這句話,她聽了不止百次,彷彿把她推向斷頭台。她舉目無親,如果要投靠的話,根本沒有人可依靠。天下大雨了,女孩絕望的望著天空,堅強的她都與天空一起哭起來。女孩的身都濕透了..此時,有一個男孩撐著傘,遮著女孩。男孩的出現,尤如明燈,給她一個希望。男孩關心的舉動,令女孩淚如泉湧,身體不由自主的擁向男孩。其實,男孩由第一次見到女孩時,已深深愛上她,很自然的,兩人當然順理成章的交往起來。男孩其實是上市公司的小少爺,因此,男孩爸爸一直反對他與女孩來往。原因是男孩父親認為女孩高攀不起他,家裡貧窮已經不在話下,還是個啞巴。可是,男孩父親越是反對,男孩立場便越堅定。女孩的楚楚可憐,令男孩越想保護她,愛多她一些.男孩離家出走,和女孩尋找自由的國度....可是,為了逃避父親的追尋,男孩因為一次的意外,雙目失明了...男孩覺得自己再不能照顧女孩了,暗地裡離開了她。女孩傷心不已,四處追尋男孩的下落...2年後,女孩在街上遇上了男孩,她拚命的跑,終於女孩追到了,她在後面緊緊的擁抱著男孩,「請問你是誰呀?」男孩問。可惜...女孩用了最大的力仍然哼不出一聲,「是我呀!!」女孩很想講出這一句,她覺得自己很失敗。連一句普通人都說得出的話都講不出口。於是,女孩決定為男孩做一件事..手術進行了大半天,男孩終於從手術室出來了,「手術很成功,其實你要多謝捐獻眼角膜給你的人!」醫生唸唸有詞。男孩終於重見天日。他感到高興,同時,他想知道誰捐出眼角膜一對。「醫生,請問捐獻眼角膜的人在哪兒?」男孩問。「就在隔壁的病房。」男孩心想著一定要感謝這個救命恩人,他打開了門...看到女孩在病床上,一副憔悴的樣子...女孩現在不止是啞了,還失明了...圍繞她的一切盡是黑暗。男孩擁抱著女孩哭著,很內疚..女孩執筆,寫了凌亂的一堆字,但卻是十分有意義。「你終於知道我是誰了...儘管我現在又盲又啞,只要你認得我,一切都沒有相干!」女孩感到高興,她的付出是沒有白費的。「嫁給我好嗎?」男孩在女孩耳邊輕聲說女孩含著眼淚不斷點頭,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 彼此相愛 彼此為對方付出 這樣的愛 才是{無悔}.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准在愛我..好感人  ... 
不准在愛我..好感人  ... 
不准在愛我..好感人. 一 定要看到完「你確定你要跟我交往?」「嗯。」我點點頭她猶豫了一下…「那有一個條件…」「什麼?」「明年的今天我們要分手。」「什麼?」還沒開始交往就談分手?鮮!「到底要不要?」「為什麼?」「因為我還年輕,不想現在就被愛套住一輩子。」跟她認識是在兩個月前。當天我們兩個匆匆忙忙的要去圖書館,在門口剛好〝撞個正著〞。她很生氣的說:「你不知道女士優先嗎?」「妳不知道現在講求男女平等嗎?」我也不服氣的問她,雖然以身材看,我當然佔了優勢。本來是要道歉的,看到她這麼咄咄逼人,我忍不住也頂了回去。「ㄟˊ~你不是我們班上那個自以為很帥,長的很占空間的許彥平?」「什麼自以為啊?像你這種醜小鴨我根本不記得班上有妳這個人。」「我長得又高又瘦,電腦一級棒,又是籃球校隊的隊員。而且我還會彈鋼琴ㄟ~連我都很佩服我自己。這不是自大!是自信!」她插著腰皺著眉。「說的也是,臉皮厚的人給人家的印象總是比較深刻嘛~」挖哩勒$#$&……從那刻開始,我們兩個沒一刻不吵,一見面非得鬥他個三分鐘以上。可是這一切在別人眼中全成了〝打悴俏〞。「我就算沒長眼也不會看上她這個〝虎罷母〞。」「我也沒興趣讓大豬公喜歡上我。」「……。」無言。其實她人緣不錯,班上很多人都跟她打成一片,她開朗、不做作。但是!他唯獨對我老是那種氣死人的態度。但是在不知不覺中,跟她鬥嘴變成一種很自然、很輕鬆的事…有時候看她跟其他人鬥嘴,心裡竟會泛起酸酸的感覺……天氣漸涼,我摸摸自己的額頭…「有一點熱說…。」最後我還是決定去練籃球。跑在體育館的地板上,身體有點不聽使喚,女生的尖叫聲此時變的很刺耳。我跟著隊友回防,「彥平~接著!」我一個不留神,被籃球打中,跌坐在地板上。一夥人一轟而上,突然從人群中冒出一個人,拉著我說。「還坐在這幹嘛?去保健室啊。」是她……她跟我那群圍著我的隊員說:「你們繼續練吧,我扶他去保健室啦。」為什麼沒有人阻止她?「我還可以走,我說妳…不怕被上面那群女生殺?「啊~?什麼?」她眨眨眼,一臉疑惑。真是個笨蛋……。到了保健室,發現保健室的小姐蹺班喔。「她又不在了。」「我說你幹嘛愛逞強?被球砸到還跌倒,真夠你的丟臉了。」她就不能說點別的嗎?她摸摸我的額頭,我嚇了一跳「妳怎麼知道我發燒?」「筊杯。」她說的理所當然。我一臉受不了的樣子,「耍笨啊?」「沒啦,因為你今天看起來很沒精神啊,罵起來很沒感覺。這也能算理由?…我看著她發呆的臉,突然很想、很想把她佔為己有。「羽澄…當我的女朋友,好嗎?…」「看吧,我就知道你們兩個一定有問題。」我摟著她,「有什麼問題?」「冤家變親家喔~」旁邊的人跟著起鬨。冬天的時候抱著她真的很舒服,她呵呵的笑著。我不知道她怎麼處理我的那些〝倒貼貼紙〞,只知道那些似乎難不倒她。我喜歡騎著我的機車載她回家,她本來還不肯,因為有捷運。但是…我喜歡她緊張時緊緊的抱著我,當然我不會跟她說我這種有點色色的感覺。跟她說,她大概會笑著罵我說〝大色豬〞~12月將至,街上已經處處瀰漫著聖誕節的味道F。她最近感覺一直瞞著我偷偷進行什麼事,我當然沒問,因為…裝傻啊~我知道我的生日在12月,當然他如果不是在忙我的事,我大概會…抓狂吧。「走吧、走吧~」放學她就著我往外走。我裝傻的說「去哪啊?放學要乖乖回家喔。」她搥我,嘟著嘴說「你再裝嘛!好~那我回家啦~」「啊啊~賣啦,大姊。」我抱住她不讓她走她拍拍我的臉「那還不快走?」「去哪裡?」「去看海啊~你不是很喜歡海嗎?我發現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喔。」「這種天氣妳會感冒的。」「安啦~我的身體健康的很,走啦~」我們搭火車來到基隆,她熟稔的繞過幾條街,人漸漸稀少…。「你看~快看啊。」望著深藍色的海,遠處的燈火依稀點綴著海岸線,天上竟露出幾顆星星。海浪拍打著海岸,風的聲音在耳邊環繞……「欸,看呆啦?呵呵~」她握著我的手。「好漂亮…。」「當然,我找了好久ㄟ。」她放開我的手,在包包裡頭找東西。我看著她,「妳在找什麼?」她從包包拿出兩支蠟燭,一包東西。她點燃一支蠟燭,然後拿給我一支蠟燭。「我只拿兩支蠟燭,一支代表你,一支代表我。」她指著她沒燃起的蠟燭說「這支是你,我不要你燃燒,為我會用生命為你點亮黑夜喔。當我燃燒完時……」她打開那包東西。「我用我的心為你織一條圍巾,這樣你就不會冷了。」我緊緊的抱著她,心中的感動我說不出口,「傻瓜,我只會怕你冷。」我輕輕覆上她的唇……竟忽略了她所說的話…是多麼的苦…。聖誕節到了,剛過完生日沒多久,她說不想大肆慶祝。  於是我們去華納看了一場電影,然後去清大看夜景。她依偎著我「如果台北下一場雪就好了。」「呵呵~下雪幹麻?」「我想化成雪,而且是那種溫暖的雪喔。」「恩…然後呢?」「然後啊…覆蓋在台北,因為你住在台北。」「傻瓜。我已經有圍巾啦,不怕冷了。」她沒有回話,靜靜的問我說「平…我問你喔…」「恩,給妳問。」我把他摟進我的外套裡,她的臉埋在我的胸口。「你會愛我多久?」我楞了一下,我知道很多女生都會問這個,但是…,我怎麼覺得她問的…很苦?我想了想…「我會愛妳到妳不再愛我為止。」「你說的喔…愛我到我不再愛你為止…。」我突然感覺胸口一陣濕潤,我慌了,第一次看她哭,「妳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她笑著說,「沒啦~我太感動了嘛。呵呵~」很快的新的一年又到了,我們一如往常,感情越來越好。有時候我們會因為對方吃點小醋,吵點架,卻依然很甜蜜。當初有些不看好我們的同學,現在也只能在旁羨慕。今天一早,門鈴突然響起。從桃園上台北讀書,所以我一個人在外頭租房子。假日早上門鈴就大響,我拖著半睡半醒的身子起身開門。「誰啊~?啊,怎麼是妳?」我打開門。她不說話,跟著我進了家門。坐到沙發上後,她臉色凝重的說:「我們分手吧。」我楞在那,這句台詞在電視的肥皂劇場看到,怎麼現在換成我?「妳是開玩笑的還是哪根螺絲掉了?」我生氣的問她。「我是認真的。」她低著頭。「發生什麼事了嗎?昨天不是還好好的?」我盡量壓低我的怒氣。她雙手握著,依然低著頭「是啊,但是我今天是很認真的……」「認真個屁!」我忍不住罵出口。她突然抬起頭說:「認真的過愚人節啊~哈哈~」她撲上我,調皮的抱著我,「愚人節快樂喔~」我捏著她的臉,「快樂個頭啊,拜託一下,不要一早就來嚇人好不好?」「啊啊~好痛啦!」她打著我的肩膀「誰叫妳要開這種玩笑。」「你好生氣喔。」「廢話!沒事說要分手,你電視劇看太多啊?」「我很認真的跟你過每個節日ㄟ,怎麼可以罵我~」她離開我的大腿上,跟我扮了個鬼臉,我起身追著她跑。「妳不要跑,氣死我了。」我指著床對面的她。「哈哈~才不理你呢。年老盛衰喔你。」我賊賊的笑,假裝跑了過去,她當然馬上躲,我伸手把攔住她,這就是欄球技巧上的〝假動作〞啦~我現在把它發揮的淋漓盡至。她被我壓在床上動彈不得,「看妳往哪跑。」她不說話,我低頭看她,發現她臉色蒼白,「妳怎麼了?哪裡不舒服?」我起身扶著她,她摸著胸口,喘喘氣「沒啦,氣喘啊,沒事的。」「對不起,我忘了妳有氣喘……」「沒關係啦~走吧,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嗯。」感覺上怪怪的,但是…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吧。秋天到了,提醒著我她的生日將近,也提醒著我一年的期限快到了……不知道她忘了沒,我現在當然很後悔當初為什麼要答應她。不過看她也沒記起的跡象…大概她自己也忘了吧。「彥平、彥平,大事不好了~」小黑匆匆從教室外跑進來。「幹嘛?是賓拉登要攻美了,還是舒琪要退出演藝圈?」「你還有那個心情開玩笑?羽澄在走廊昏倒了。」「什麼?你說什麼?」我衝出教室,看到昏倒在走廊上的她,我一把抱起昏倒的她,直往醫院衝,我的直覺告訴我,這絕不是平凡的昏倒,不安的神經不停跳動……「拜託妳可千萬別出事……」手術燈亮起,我坐在外頭靜靜的等。不知道過了多久,醫生從門的另一邊把她推出來。她口上帶著氧氣罩,掛著點滴,臉色很白。「你就是許彥平吧。」醫生在我未開口前直說著。我驚訝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我當然知道,我是她的主治醫師。她常常提起你……」「主治醫師?什麼意思?她不是很健康?怎麼…」他搖頭,「那是因為她一直沒告訴你,她不是氣喘,而是心臟病。」「你、你胡說什麼?…」「我沒有胡說,她的生命已經所剩不多了,好好把握吧。」我顫抖,無法接受這突來的消息…不久後,她的家人也趕來了。她母親看著我,摸著我了頭說:「孩子…不要難過,因為你,羽澄才能把她最後的生命活得這麼漂亮……」我的淚終於不爭氣的流了下來……之後的日子,我都待在醫院裡陪她。她一直要我去上課,但是我在教室根本無心上課,哪怕哪一刻她都將永遠離開我,而我卻見不著她最後一面。她看著天花板,笑著說:「我的生日快到了呢。」「恩,我沒忘。妳是在妳最愛的秋天生的。」我握著她纖細的手。「而且是在有很多假日的十月喔。謝謝媽媽把我生在這麼棒的月份~」她呵呵的笑著,我想笑,卻怎麼也笑不出聲音,她開朗笑聲的背後,究竟是承擔了多少的苦?看似堅強,其實卻是最脆…一群醫生又跑進病房,我丟下手中的東西奔了過去。她最近發病的次數很多,生命就像將燃燒完的蠟燭…蠟燭……每次當麻醉藥退的時候,她總是給我一個笑容。告訴我她沒事。這次她沒有力氣告訴我她沒事,我握緊她的手,「別說話,休息一下。」醫生告訴我她的時間所剩不多,要有心理準備。我坐在她的床邊,看著她不如以往嬌嫩的容顏,瘦弱的手,憔悴。我無聲的流出淚來,因為我不敢讓她聽見,她都沒哭,我怎能哭。我低著頭,牆上的中滴答地饗著。「還有一分鐘是我的生日呢。」「妳怎麼沒睡?」我嚇了一跳「平…哭的時候要哭出聲音喔…不然會得內傷呢。」「五、四、三、二、一……碰~祝我生日快樂~」她開心的笑著。「羽澄,」「恩?」「嫁給我,好嗎?」我拿出戒指。她看著我,流下淚來……「我…我……」「好不好?…」「好……。」我替她戴上戒指後,她閉上眼,輕輕的說。「平…我要當你的妻子,我下輩子一定要當你的妻子,好不好?」「好。」「然後我們要在去看海邊看星星,好不好?」「好。」「然後要生兩個孩子,女的叫羽萍,男的叫彥成,好不好?」「好。」「下輩子我要愛你到永遠,好不好?」「好。」「彥平…。」「恩?」「我好累,我想休息一下……。」「好的,妳可以好好的休息了,羽澄……。」嗶-----------平:今天我們要分手,這是你自己答應我的,不要忘了。記得你腿,你會愛我到我不愛你為止。從此刻開始,我梁羽澄不再愛你,你也不準再愛我。  在我回來愛你之前,不允許你再愛我。請你原諒我的自私,活著的人,總是比較辛苦吧。如果你真的愛我,就不要再愛我了。我們相約在下輩子,不要忘了喔。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人子女必看的一篇文章
為人子女必看的一篇文章 
玲說:「煮淡一點妳就嫌沒有味道,現在煮鹹一點妳卻說嚥不下,妳究竟怎麼樣?」母親一見兒子回來,二話不說便把飯菜往咀裡送。她怒瞪他一眼。他試了一口,馬上吐出來,蘇志滿說:「我不是說過了嗎,媽有病不能吃太鹹!」「那好!媽是你的,以後由你來煮!」玲怒氣沖沖地回房。志滿無奈地輕嘆一聲,然後對母親說:「媽,別吃了,我去煮個麵給妳。」「志滿,你是不是有話想跟媽說,是就說好了,別憋在心裡!」「媽,公司下個月升我職,我會很忙,至於慧玲,她說很想出來工作,所以....」母親馬上意識到志滿的意思:「志滿,不要送媽去老人院。」聲音似乎在哀求。志滿沉默片刻,他是在尋找更好的理由。「媽,其實老人院並沒有甚麼不好,妳知道慧玲一旦工作,一定沒有時間好好服侍妳。老人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看顧,不是比在家裡好得多嗎?」「可是,阿財叔他....」洗了澡,草草吃了一碗速食麵,蘇志滿便到書房去。他茫然地佇立於窗前,有些猶豫不決。母親年輕便守寡,含辛茹苦將他撫養成人,供他出國讀書。但她從不用年輕時的犧牲當作要脅他孝順的籌碼,反而是妻子以婚姻要脅他!真的要讓母親住老人院嗎?他問自己,他有些不忍。「可以陪你下半世的人是你老婆,難道是你媽嗎?」阿財叔的兒子總是這樣提醒他。「你媽都這麼老了,好命的話可以活多幾年,為何不趁這幾年好好孝順她呢?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啊!」親戚總是這樣勸他。蘇志滿不敢再想下去,深怕自己真的會改變初衷。向晚,太陽收斂起灼熱的金光,躲在山後憩息。晚風輕拂,夕陽斜照,忽然下了一場毛毛細雨,天空出現一道彩虹!那是一間建在郊外山崗的一座貴族老人院。是的,錢用得越多,蘇志滿才心安理得。當志滿領著母親步入大廳時,嶄新的電視機,42吋的熒幕正播放著一部喜劇,但觀眾一點笑聲也沒有。幾個衣著一樣,髮型一樣的老嫗歪歪斜斜地坐在發沙上,神情呆滯而落寞。有個老人在自言自語,有個正緩緩彎下腰,想去撿起掉在地上的一塊餅乾。志滿知道母親喜歡光亮,所以為她選了一間陽光充足的房間。從窗口望出去,樹蔭下,一片芳草如茵。幾名護士推著坐在輪椅的老者在夕陽下散步,四周悄然寂靜得令人心酸。縱有夕陽無限好,畢竟已到了黃昏,他心中低低嘆息。「媽,我....我要走了!」母親只能點頭。他走時,母親頻頻揮手,她張著沒有牙的嘴,蒼白乾燥的咀唇在囁嚅著,一副欲語還休的樣子。蘇志滿這才注意到母親銀灰色的頭髮,深陷的眼窩以及打著細褶的皺臉。母親,真的老了!他霍然記起一則兒時舊事。那年他才6歲,母親有事回鄉,不便攜他同行,於是把他寄住在阿財叔家幾 天。母親臨走時,他驚恐地抱著母親的腿不肯放,傷心大聲號哭道:「媽媽不要丟下我!媽媽不要走!」最後母親沒有丟下他。他連忙離開房間,順手把門關上,不敢回頭,深恐那記憶像鬼魅似地追纏而來。他回到家,妻子與岳母正瘋狂的把母親房裡的一切扔個不亦樂乎。身高3呎的獎杯──那是他小學作文比賽「我的母親」第1名的勝利品!華英字典──那是母親整個月省吃省用所買給他的第1份生日禮物!還有母親臨睡前要擦的風濕油,沒有他為她擦,帶去老人院又有甚麼意義呢?「夠了,別再扔了!」蘇志滿怒吼道。「這麼多垃圾,不把它扔掉,怎麼放得下我的東西。」 岳母沒好氣地說。「就是嘛!你趕快把你媽那張爛床給抬出去,我明天要為我媽添張新的!」一堆童年的照片展現在蘇志滿眼前,那是母親帶他到動物園和遊樂園拍的照片。「它們是我媽的財產,一樣也不能丟!」「你這算甚態度?對我媽這麼大聲,我要你向我媽道歉!」「我娶妳就要愛妳的母親,為甚麼妳嫁給我就不能愛我的母親?」雨後的黑夜分外冷寂,街道蕭瑟,行人車輛格外稀少。一輛寶馬在路上飛馳,頻頻闖紅燈,陷黃格,呼一聲又飛馳而過。那輛轎車一路奔往山崗上的那間老人院,停車直奔上樓,推開母親臥房的門。志滿幽靈似地站著,母親正撫摸著風濕痛的雙腿低泣。她見到兒子手中正拿著那瓶風濕油,顯然感到安慰的說:「媽忘了帶,幸好你拿來 !」他走到母親身邊,跪了下來。「很晚了,媽自己擦可以了,你明天還要上班,回去吧!」他囁嚅片刻,終於忍不住啜泣道:「媽,對不起,請原諒我!我們回家去吧!」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6 Mon 2011 19:34
  • 極至

          

極至
玫瑰的嬌柔豔美,無論單枝或是群聚,都是很贏得人心。
就如同人一般,心意善質自美,人人愛。
(網路照片)
大自然萬物,一切都很自然按照時間,自有它的輪轉。
那也是一種美,的極至。
縱使,曾經的美麗,枯萎了...凋零了。
依然,看的出它曾經擁有的軌跡。
(網路照片)
不過。人呢,有時候卻會比這些花花草草更~ St....
人,可以金裝把自己裝的像人樣點
點起妝來,好像穿起時髦的衣物,鞋子一蹬,那種不可一世的樣子。
真的還裝的~ 有模有樣。
不過,這種自以為時尚少了防衛的素顏...那叫做 "天然",卻是可以嚇壞很多人。
其實這都不打緊, "天然" 的最好,不是嗎 ?!
不過;
就是,說話很特異獨行的嘴,可怕極了。
那真是 "撼動人心" ㄋㄚ!!!
總是想不透,那種帶刺的心,怎麼會如此無理的蠻橫
還可以自以為是的~ 有理。
不說話回應不挑釁。
不是屈於淫威,也不代表~ 沒感覺
那是在幫這種帶刺的惡心,留點最後的轉圜台階...
僅剩的一點,容忍 !!!
極至ㄚ...極至 !!!
非常飆悍的 ~ Ug..
也算是一種,不可多得吧 !!!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R.A 的 Cute "新"(心) 意
2009.04.25 日誌 ~
這天;是台灣專科護理師學會第一屆第三次會員大會,在彰化基督教醫院舉行。
我在台中,其實...坐火車很方便。而且,我很喜歡坐區間快車早上去程,坐的是一般的區間車。而且,心裡想著~ ㄡㄡ
...又要浪費一天美好的星期六。沒辦法,為了修240個學分,也要咬牙囉
不過,說真的。下午從彰基走出來時,心情還不錯。今天上了兩堂還不賴的課,雖然...我還是有打了瞌睡
然後,因為叫不到小黃。我就一路慢慢散步走到車站去啦...
我的班車到站了,廣播員要大家進站上車。嘿嘿嘿 !!! 可愛啦。竟然來了一輛 Oh My God...So Q ))))))))))) 的區間車耶
大家ㄚ,請看看這台粉可愛的火車。像不像一隻朝氣蓬勃的鸚鵡呢 ???
我故意坐到第一節車廂去,剛好列車司機打開駕駛車門
我就偷偷地照了他的背影
其實,我是想照駕駛窗前的鐵軌
ㄟ...各位朋友同學們,你們看看
這車廂實在相當的乾淨耶
其實,內規和我去年到日本自助時所坐的地鐵
還真是不相上下。
後來,我和一位也上車要下班的另一位列車司機閒聊
才知道 ~ 原來,這輛車是向日本買來的。
那天,是星期六大約下午四點半
這輛車大約掛了六還是七節車廂。
不過,載客率不是很高
一直到,我回台中車站後,才發現人潮在台中
要等著上車。
忽然之間,原本空蕩蕩的車廂,一片刻間...
滿到整個向沙丁魚般的 ~ 擁擠。
列車司機剛好稍微離座
我在座位上,趕緊拉進鏡頭,又偷拍了一下。不過,被列車司機發現了
他說,上次有位同事因為遇到一位火車迷
就好心讓他拍攝,照片 po到 Blog去啦
結果,被上級長官臭罵一頓。
說什麼,駕駛室是不得讓外人進出地 !!!
幸好,我沒進去拍照啦。要不然,我不也害了這位列車司機嗎 ?!
T.R.A的長官ㄚ,其實我們這些小老百姓真的沒什麼惡意喔。
最後,再來一次這台超 ))))))))))))))))))))))可愛的火車
全貌巡禮一番
雖然,我喜歡 H.S.R的快速與舒適
不過,我也一樣喜歡 T.R.A那種一小站一小站的停留喔而且,還可以和列車司機來個小小 5 4 3 的問候ㄌㄟ
快來吧...星期假日,搭著 T.R.A 的區間車漫遊美麗的
寶島台灣 !!!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關係
最近,在看 Discovery時,驚豔冰河的壯麗,與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但是,卻又同時擔憂著大自然的崩解,及正處在兩個冰河期的地球生態。
有天,當大家正在忙時,突然有人大聲說...
ㄏㄡ,是誰 ?!...印這些東西只要用廢紙就好啦,為什麼要用 "乾淨純白"的紙呢 ?
這時,就有人自首啦...
唉喔,是我啦 !!! 又沒關係,我只是印一張而已 !!!
原本,我正低頭振筆疾書在書寫資料,聽到這一句話猛然一抬頭,
面露凶光,眼睛瞪大,叱喝著...
什麼叫做沒關係 ?!
拜託 !!!
這個很重要,是關於環保,關於節約能源,關於自律的問題。
難到,這個真的不重要嗎 ?!
舉例說,開關的面板上...都有著,"請隨手關燈 "
但是,就是會有人完全視而不見。
那我們也習慣了,一定要隨手關燈。
甚至,短時間可以利用餘光完成的事,就連開燈都不開了。
最近,已經陸陸續續的,有了全球城市關燈時間的活動。
就是希望,降低地球的溫度,減少能源的消耗...
我覺得,這個活動蠻好的。很富有正向的意義...
還有,我們在社會上都是一種群我間的互動。
都是要學會自律 !!!
我們在職場上工作,縱然老闆對員工有多麼的苛刻,也不應該用這種沒關係的心態工作。
為了響應環保,就應該學會不浪費。
也不要覺得說,反正那是老闆的錢...和我沒關係。
這真是,大錯特錯。
因為,久而久之這會成為我們自身的習慣。
那,別人看我們的時候,就會看到那股...沒關係 & 漫不經心的態度。
沒關係 ~
其實,它可以是種隨性,可以是種自律後的慢慢來
卻也有可能變成一種,散漫或不在乎的被動與消極 !!!
發發牢騷,表達一下 ~ 自己有多麼八股的思想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護士,真的很好
這個世界真的很奇妙。
原來,我們的天命...甚至是每個人一一被老天爺安排的人生訓練,
那都是其來有自的 !!!
昨晚在醫院值班,今天一大早跟學妹交完班...
趕緊拎著行李包包,跳上巴士,
和內科人一起去桃園大溪老街一日遊。
一整路吃吃喝喝...
回到家後,媽媽突然問我...那天,你在路上救的年輕人
到底在哪個路段呢 ?!
我又再娓娓道來,當時發生的地段與過程。
後來,媽媽說... 妳表弟出車禍腦部開刀了。
原來 ~
這星期二凌晨,話說我在路上幫忙急救的年輕人...
竟然是;我自己的親表弟。
因為,我常常很晚回家...也一直沒細細跟家人說過詳細細節
那晚,一起幫忙的是在地檳榔攤的老闆,跟舅舅都有一點地緣關係
好在,舅舅和外公也都是警察局的義警義消
警察局很幫忙的調閱監視器
剛好,檳榔攤的老闆又跟舅舅說,是個路過的好心護士幫忙,一直到救護車離開才走。
媽媽回娘家時,外婆提到是個路過的護士幫了大忙,表弟才能順利接受開刀。
媽媽當時聽到,才隱約想起我跟她簡單提過的事情。
我都跟人說,當護理人員真的很好。
受惠的,其實都是我們自己。
除了可以幫忙照顧家人,也可以幫助別人。
好比說,這次就在路上...救到了,自家人。
只是,當時表弟滿臉口鼻冒血,臉部眼睛腫脹...實在,也看不出來是自己的表弟。
不過,一切就是這麼奇妙...
事情,一切都是冥冥中有安排。
所以,當護士...真的真的;真的 ~ 好的ㄌㄟ !!!
延伸導讀 : 車禍現場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限量;僅有一回
我很喜歡阿桑的那首歌;葉子
很多事情,在人生的里程中,你永遠都不會知道
什麼時間它會突然開始,什麼時間它會告一段落,又是什麼時間;
它要謝幕。
說的真好,孤單 ~ 就是一個人的狂歡。
有時後的狂歡,不見的是多麼驚天動地的嘶吼
大部分一個人的狂歡,是一種心靈上很灑脫的自由與奔放
那種,你可以卸下心防的大笑
可以是五音不全的音律,迴盪在山谷間
一個人吃飯旅行到處走走停停...
這樣的生活,也很恣意
但是,曾經有過...
此時的你;就會覺得失落了些什麼
相信大家,都有搶購過所謂的 " 限量 " 物品
只是,限量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
我想,阿桑曾經出現在我們的世界裡...
一下子,老天又把她的聲音收回去。
這就是,限量...讓人無限的懷念 !!!
葉子 是不會飛翔的翅膀 翅膀 是落在天上的葉子 天堂 原來應該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經遺忘 當初怎么開始飛翔
孤單 是一個人的狂歡 狂歡 是一群人的孤單 愛情 原來的開始是陪伴 但我也漸漸地遺忘 當時是怎樣有人陪伴
我一個人吃飯 旅行 (到處)走走停停 也一個人看書 寫信 自己對話談心 只是心又飄到了哪里 就連自己看也看不清我想我不僅僅是失去妳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蝦米力拼大鯨魚!!!
這陣子除了為媽的身體操心以外,還有另一件事讓我身心俱疲!是什麼事呢?就是之前政府近貧補助政策,排除家庭無薪資所得及所得不及19080元的中低收入貧戶的事。我說過我會去投書,當然不能食言而肥囉!結果,不管是寄去總統信箱、還是行政院長的信箱,通通都會被轉寄到內政部信箱!而他們互踢皮球隨便敷衍的行文方式,真的讓人為之氣結,差點要吐血了!這樣來來回回已經有十多封書信的往返,他們回覆的內容幾乎都是一個樣,讓我真的感覺到身為一個弱勢的老百姓真的很可憐,也很無奈!
因為我發覺不管是總統信箱,或是其他官員的信箱,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寄去的投書信件,都不是總統本人或是各部門長官親自看信,完全是由他們底下的部屬在做固定條文的回覆!而對於我們提出的問題,是一點幫助也沒有!我真的是越寫越抓狂,快瘋了啦!我深深體會人民用正常的體制方式去寄投訴信件,真的一點也沒用!那些部屬們只會用死條文來作解釋,完全不理會我們提出的意見!政府這種不顧民意的做法,已經持之多年,什麼黨執政都是如此,氣死人了!難怪會逼得弱勢的老百姓總是要不斷地走上街頭去抗議了!
我們是社會上最弱勢善良的殘胞,所以,連上街頭的勇氣也沒有,更是無法爭取到該有的權益啦!而那些民意代表,也不會主動關心弱勢的族群,很不夠意思咩!最近,集會遊行法想修法對未提出申請集會及上街頭抗議團體罰5萬以上15萬以下的罰款,個人也覺得十分不合理!這樣的修法,會讓弱勢團體不堪受罰而忍氣吞聲過日子。政府不應該剝奪人民上街頭表達訴求的權益,因為人民也是基於無奈,才不得不走上街頭抗議執政者不公不義!
況且,老百姓如果不走上街頭,總統及高階層的長官根本就聽不到也看不到人民的心聲與訴求阿!我雖然不贊成社運活動發生暴力流血的事件,但是,對於人民用最和平的方式走上街頭表達心中的訴求,我非常贊成喔!因為老百姓投書到政府機關信箱裏的信,人民的訴求是不會被政府採用的厚!我投書投得好累了,你們說我該死心了嗎?小蝦米力戰大鯨魚真的真的快累死了,請給小蝦米來點掌聲,鼓勵一下吧!ㄏㄏ.........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唉!再不住院, 她恐怕危險了!!!
昨天下午又回去探望我媽,果然發現我媽病況更嚴重了。不但兩眼無神、精神恍惚、還走路不穩,她意識不是很清楚,還跟我說她頭很痛很暈!天阿!都這麼嚴重了,居然還是堅持不肯去住院!從醫院的驗血報告中,已經確定我娘是感染細菌沒錯,卻因為我媽堅持不住院,所以,醫院也只好順從病人的意願,只待一晚就讓她辦理出院了。真害啦!再這樣拖下去,我看我娘很難度過這個難關了!唉!昨天看完我媽的病況,我的心情變得更沉重了。 現在,我媽的狀況就跟我爸生前的病況一樣,可能會先是細菌感染,卻因為延誤就醫而演變成敗血症,一旦變成敗血症以後,細菌它會隨著血液在全身到處流竄,到時候病人可能就會引起腎衰竭,最後也會導致心肺功能衰竭而死亡了。雖然我媽現在有開始在吃抗生素的藥物,但是,她胃口很不好,身體更虛弱了。如果我媽現在不趕快住院治療,恐怕情況會越來越糟,假如等到她持續發燒才要送醫的話,我害怕會來不及了!到底要怎麼跟她說,才能說服我媽去住院呢?如果不能讓我媽心甘情願去住院的話,她又會在醫院激烈地反抗也會拔掉點滴針管,那該怎麼辦呢?唉!我好煩喔!難道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我媽病死嗎?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rhvmudxgu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